马施:红牛系成就的美国教练能否在利兹找回成功?

马施是一个颇有谈话技巧的人。二月下旬,他参加了CBS体育的谈话节目,与他对坐的是英格兰前国脚卡拉格。当卡拉格说,他是利兹联新帅的头号人选时,马施回答道:“你看了太多的报纸。这样说吧,我很享受没有俱乐部的日子。我在此时此刻享受着一点休闲时光。”这看起来在否认相关报道,却保留了充分的空间。一周后,马施正式接手了利兹联。

从姓氏“马施”可以看出,利兹联的新主帅有着欧洲血统。马施的祖父是德国人,祖母是波兰人,父亲一代就是美国人了。马施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我觉得德国人非常喜欢分析,喜欢回顾已经发生的事情,但是我总是向前看。这是我与德国人最大的不同。”德国媒体将这番话评价为“典型的美国人”。

1973年,马施出生在美国威斯康辛州。足球不是美国青少年的首选项目,威斯康辛州更是出过不少的橄榄球、篮球和冰球明星。马施在五岁时第一次接触踢足球,原因只是有朋友在玩。他也玩过冰球、篮球、高尔夫和网球,马施说:“只有足球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心,这是最能带给我激情的运动,也是我做得最好的运动。”

进入高中后,马施遇到一位来自阿根廷的交换生,于是马拉多纳成了他的偶像。那时马施最大的愿望是与马拉多纳见上一面。结束高中生涯,马施进入普林斯顿大学足球队。1995年入选NCAA全明星代表队,第二年他被美职联的华盛顿联队第三轮选中,强力推荐他的是当时的华盛顿联队助理教练布拉德利,此前布拉德利正是普林斯顿大学的教练。

布拉德利可谓是马施职业生涯中的“贵人”。1998年,布拉德利成为芝加哥火焰的主教练,又将马施带到芝加哥。马施成为芝加哥火焰的绝对主力,代表球队出场200次。2006年他转会到芝华士,还是布拉德利执教的俱乐部。球场上,马施是一个不知疲倦的中场,无惧任何对手。他说:“我的家乡,很少有人能上普林斯顿大学,我靠着自己的拼劲做到了。我又靠着同样的精神成为了职业球员。”

2007年5月的一场联赛中,芝华士对阵洛杉矶银河,踢防守中场的马施对上巨星贝克汉姆。两个人在中场发生争吵,马施吃了一张黄牌。马施回忆说:“我觉得贝克汉姆两次故意打到我的脸。我问裁判,他为什么无所作为。然后我采取了行动,放倒对手。贝克汉姆问我,你是谁?其实我若是他,也会这样问的。他是世界级明星,而我是一个来自威斯康星的球员,刚铲倒了他。我们很高兴有一个贝克汉姆这样的球星在这里踢球,让联盟能更进一步,但球场就是球场。我后来多次在场外遇到过贝克汉姆,他对我的态度非常好。”

2010年2月,在美职联出场321次的马施结束职业生涯,开始为当一名教练而努力。当教练是马施在球员时代就有的目标。去年八月,他初掌莱比锡帅位时说:“威斯康辛不是足球版图上很重要的地方,但我实现了成为职业球员的目标。后来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教练,而且是在欧洲的顶级联赛。那时候,我觉得自己的机会是0.0%,但我现在是德甲一家大俱乐部的教练了,这说明一切皆有可能。”

从0%的机会变成了现在的100%,马施的起点是在美国国家队。退役的他再次得到恩师召唤,在美国国家队给布拉德利担任助理教练。一年后,他收到蒙特利尔撞击队的邀请,首次成为职业球队的主教练,站在美国职业大联盟的赛场边。这并不是一段成功的经历,球队未能打入季后赛,马施赛季结束后离开球队。

经过了在母校普林斯顿大学足球队短暂的助教工作后,马施在2015年重整旗鼓,回到美职联的赛场边。这一次他是作为纽约红牛的主教练。这个工作岗位竞争十分激烈,签约前,马施接受了两次面试,其中一次是董事长明茨拉夫亲自在场,正是明茨拉夫决定要聘请马施。这是正确的选择,在他的带领下,纽约红牛以最佳成绩杀入季后赛,虽然决赛中输给哥伦布机员,但马施当选赛季“最佳教练”。

也是在这段时间,马施认识了对他影响最大的一个人:现任曼联主帅的兰尼克。兰尼克负责红牛足球俱乐部的整体管理工作,同时是莱比锡的主教练。马施可以不断地与兰尼克交流想法,有空闲时间时他会飞到德国,观摩兰尼克的训练和比赛指挥。马施说:“兰尼克是个超棒的教练,是一个天才。他聪明,可以为每个人找到适合的位置。他的眼光不会局限于眼前,而是在长远的发展上。他每周7天、每天24小时在考虑足球。他的时间里只有足球、战术、想法。他不断地寻找可以改善的细节,就像是坐在战斗机的驾驶舱里,飞行速度极快。你可以说,没有这段与拉尔夫在一起的紧张、美好和充满激情的时光,我会成为了另一个类型的教练。”

马施的执教风格迅速向兰尼克建立的红牛体系靠拢,甚至更激进。他强调前场的逼抢和快速的前场断球进攻,球员们必须形成良好默契,目标是要在每个阶段对对手形成绝对控制。当然他也有自己的执教特点。他说:“在欧洲,最重要的是球员个人的表现,在美国则是团队精神。我认为美国更强调团队精神、斗志和合作。我在欧洲看到的是,教练组与球队的关系不是那么密切,经常是主教练决定所有人要做什么。我的风格不是这样。”

马施的另一个特点是,他始终保持着积极乐观的态度,并且传递到球队当中。马施自我评价说:“我认为这种乐观的态度对于球队的成功和进步是很重要的。球员们需要从教练身上感受到这一点。我们努力训练,用积极的心态对待失利,这更容易让球队找到成功的感觉,我的目标是球队能够在任何时候全力以赴。”

马施在纽约红牛执教了三年半。却始终未能打入总决赛。客观条件限制了球队的脚步:纽约红牛的预算不高,而且队内有许多年轻球员。虽然没有拿到奖杯,但马施执教能力有了巨大的进步。2018年,他在纽约红牛中途下课,但红牛集团并没有让他离开。

2018/19赛季,哈森许特尔没有续约,莱比锡寻找新主帅,马施进入了俱乐部高层视野,最终他成兰尼克的助理教练。相比主教练位置,这看上去是一个退步,却符合马施的职业规划,他说:“2018年时,我觉得自己要当一个德甲球队的主教练为时过早,我想先当助理教练去学习,我的德语也不够好,总的来说就是没有做好准备。兰尼克原本不想再当主教练,但他还是做了,那是一个成功的赛季。”

一年后,罗泽离开萨尔茨堡,回到德国执教门兴,马施被派到奥地利接替了他的位置。其实在2016年,兰尼克问过马施是否愿意执教萨尔茨堡,马施拒绝了这个提议,那时的他在纽约的工作刚开始一年,不想半途而废。时隔三年,他还是坐在了这个位置上并且立刻大展身手,2020年和2021年,萨尔茨堡红牛连续夺得奥地利联赛双冠王,当地媒体将马施形容为“冠军仓鼠”,形容他“囤积”奖杯的能力。

马施将自己视为是一名老师,他说:“这是我从兰尼克身上学到的。教练也是老师。如果不能时刻想着自我提升,那就不是一个好老师。”他的执教能力在进步,球员们也从他身上获益。黄喜灿、南野拓实、哈兰德、索博斯诺伊等人都有着出色的表现,萨尔茨堡红牛也踢出了强大的团队足球。欧冠对阵利物浦的比赛中,萨尔茨堡红牛中场休息时1比3落后,马施在更衣室里对球员们怒斥出了那句“这xx的不是友谊赛”的警语,让球队士气大振,一度将比分追成3比3。虽然最后3比4落败,但马施率领的萨尔茨堡红牛用顽强的战斗精神给球迷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2012/22赛季以主帅身份重返莱比锡,让马施实现了他的梦想:在一家欧洲顶级联赛俱乐部执教。这时的他做好了准备,有在欧洲俱乐部成功的经验,也有了一口流利的德语。奥地利媒体和红牛集团对他寄予厚望,认为他将给莱比锡注入“红牛精神”。毕竟莱比锡在红牛的体系中颇有些“异类”,升入德甲后,除了兰尼克亲自带队的一年,另外两位主教练哈森许特尔和纳格尔斯曼都不算是红牛嫡系。而从纽约红牛、萨尔茨堡、莱比锡一路走来的马施则是真正的红牛人。

出人意料的是,这对“天作之合”只维持了不到半年。14轮战罢,上赛季的亚军队已经输了6场,排名跌到第11位,欧冠小组赛提前一轮被淘汰。

董事长明茨拉夫忍无可忍,决定解雇马施。马施对在莱比锡的失败一直没有释怀,他说:“当时有疫情、有很多伤病,我也需要隔离了。那个局面我很难解释,纸面上看,那本应该是正确的一步。”倒是莱比锡的边后卫安赫利尼奥在球队换帅后批评说,马施的战术像是在打篮球,球员们进攻时总是一窝蜂冲到前场,丢掉球权时又急忙后撤,缺少控制力,这导致了莱比锡球员的不适应。强烈的红牛足球基因也许是马施没有在莱比锡成功的重要原因。

来到英超赛场,马施会很乐意适应新的环境、了解新的文化,但是他的风格会有变化吗?很可能不会。对马施来说,他不愿意像德国人一样不断地回顾往事,去分析总结,更重要的是向前看。这是美国人的风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