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曼达·赫斯特“赫斯特旋风”再度来袭

]自去年九月创下个人专场拍卖的最高记录后,“赫斯特旋风”再度来袭。今次的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不再以“观念艺术家”的姿态示人,而是以素未谋面的“纯画家”形象出现,业内对此一片哗然,赞

自去年九月创下个人专场拍卖的最高记录后,“赫斯特旋风”再度来袭。今次的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不再以“观念艺术家”的姿态示人,而是以素未谋面的“纯画家”形象出现,业内对此一片哗然,赞扬之声有之、贬伐之声犹重。一向与争议相随的赫斯特,于此景早已见怪不怪,一气儿在伦敦连办两场展览。

尽管之前的“点”绘画(spot paintings)及“旋转”绘画(spin paintings)大获成功,但在赫斯特眼里,那些只是“机械方式制作的产物,‘技术上’或可称为‘绘画’”,他更倾心于将自己抛诸油墨中去做一个真正的画者。于是16岁便放弃绘画的赫斯特,在2006年重拾画笔,“闭关”德文郡家中的花园小屋内独自创作。

首批25幅作品亮相于华莱士收藏馆(The Wallace Collection),该馆以展出古典名画、家具、兵器及瓷器而闻名。古典氛围与当代气息在视觉上的冲突与激荡,无疑成为展览的最大看点,开幕前三天就有超过4000名观众到访,并有望突破10万人的参观总数,创历史之最。

如题所示,整组作品笼罩在普蓝和灰黑的色调下,“与过去紧密相连”(赫斯特语)。圆点和白线编织的网络成为主要背景,或是牢笼的困境、桌面的支撑,或是破碎的玻璃、难以挣脱的蜘蛛网,头骨作为画面主要元素随处可见,神秘幽暗的氤氲弥漫其间,无一不表现着赫斯特最钟爱的主题——死亡。

那边厢喧嚣舆论依旧扰攘,这边厢赫斯特携19幅新作再次登场,不知是否出于对媒体大惊小怪的有意调侃,刚刚在白立方画廊(White Cube)开幕的画展取名为《无关紧要》(Nothing Matters)。

“乌鸦”显然成为赫斯特创作题材的“新宠”,在哈克逊广场(Hoxton Square)展出的三幅三联画中,一只乌鸦撕展着双翼在半空震荡,红色颜料泼溅在它的身体上,绚烂而恐怖;在美臣场(Masons Yard)展出的四幅三联画中,“乌鸦”再次进入观众视线,如噩耗的前兆,随同幽灵、骸骨以及椅子、柠檬、酒杯、蝎子等事物,传递着死亡的信息。

如果说“死亡”在上述画作中仅仅是寓言,《一个男人的肖像》(Portrait of a Man)则将它转化为现实,画中人正是赫斯特的挚友、去年自杀身亡的YBAs成员之一安格斯•菲赫斯特(Angus Fairhurst)。该作令人想起蓝色时期的毕加索在痛失好友时所作的《卡萨吉马斯之死》(Death of Casagemas),不过在赫斯特作品中寻不到天堂的光辉,徒留冰冷与孤寂。

斯戴德力克(Stedelijk)前博物馆馆长鲁蒂•福奇斯(Rudi Fuchs)看过赫斯特画展后,写下了这样的感想:“当我试图捕捉他新作的视觉情感时,常常想起贝克特(Samuel Beckett)——不是指哪个具体的小说,而是朴素平淡的语言。伴随着破碎的语句、散淡的言词和碎片式的观察,真实渐趋清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