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是死于过度医疗?还是被英国人投毒谋杀了?法医学也难鉴定

刚刚听完一本《拿破仑大帝》的有声书,讲述者声情并茂,但更多的是被拿破仑传奇的一生所吸引。这位出身于意大利科西嘉岛的“法国人皇帝”,凭借其军事才能和政治手腕亲手缔造了法兰西第一帝国。然而,他的晚年却是无比凄惨。

1815年10月,滑铁卢一战失败之后,拿破仑被老对手英国人流放到圣赫勒拿岛。自从1815年10月16日上岛,直到1821年5月5日拿破仑在岛上去世,拿破仑在这座地球上最偏远的小岛上,整整生活了5年6个月20天。1821年5月8日,在礼炮声中这位欧洲大陆的征服者被匆匆葬在了圣赫勒拿岛上的托贝特山泉旁。

最后的5年6个月20天时间,可以说是拿破仑最凄惨的日子。曾经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拿破仑,虽然“浓缩就是精华”是他的写照,但去世时那个臃肿、憔悴的躯壳还是让人不忍目睹。甚至因为他的死充满了蹊跷,当时的英国人还将他的遗体进一步弄得支离破碎——在一张台球桌上对他的死因进行尸检。

官方的尸检报告显示:拿破仑的肝脏肿大,胃部幽门处发现一个肿块。在参与尸检的8名以上经过激励讨论后的最终结论是:拿破仑死于癌症。因为拿破仑的父亲和一个姐妹同样死于类似疾病,这些医生还迫不及待地补充说:拿破仑死于遗传疾病。

哪怕有了尸检报告,也有许多法国人不相信。当拿破仑的遗嘱被公布之后,法国人就更没有人相信这个结论了。

拿破仑的遗嘱写道:“我即将过早离开人世。我是被英国的寡头统治者及其雇佣的刺客所谋杀的。”一个伟人是不能随随便便死的,如果拿破仑在战场上被一颗子弹击中胸部或是被一把马刀捅破肚皮而死,那么就是众神也会觉得安慰。但拿破仑年仅五十年富力强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了,自然会让各种谣言不胫而走。

拿破仑究竟是怎么死的,在谋杀论之外,还有一个猜想是:拿破仑使用砷作为药材治疗,而且还过量使用。因此有学者认为拿破仑是因为过度医疗中毒而死。与所谓的投毒谋杀是不谋而合。于是一个个法医粉墨登场,试图探究拿破仑的死亡真相。

为什么说拿破仑死于过度医疗,这的从他最早的病症说起。那个时候的圣赫勒拿岛可没有如今的海岛度假区那么好的设施。虽然在岛上盖有一座“朗伍德宫”供这位昔日的法兰西帝国的皇帝和他的追随者们生活。但这里非常潮湿、并非宜居之地。在这座“朗伍德宫”之外,还有英国士兵日夜不停的走来走去,海岛之外的海洋里更有英军舰队频繁巡逻。这样的心里战术让拿破仑的身体健康每况愈下。

一开始时,是失眠、头疼和痛风等小毛病。到了1817年9月,拿破仑的各种症状越来越明显,他开始抱怨右腹部疼痛,身边的随从也发现他的脚腕有明显的肿胀。当时负责的医生巴里·奥马拉博士诊断为肝炎,给他服用甘汞——一种在当时常用的由氯化汞构成的毒性很强的泻药——治疗。

管辖该岛的英国总督哈德森·洛认为巴里·奥马拉故意散播蛊惑人心的谣言,在他的活动之下,1818年,这名医生被召回了英国伦敦。拿破仑的身体状况自然没有好转,到了1819年,拿破仑疾病再次发作,被派来治疗的另一名医生约翰·斯托克确认了奥马拉医生的肝炎诊断结论,却没有得到其他医生的认可。

1819年,拿破仑的老乡医生弗朗西斯科·安托马尔基到来之后,拿破仑的肝病终于得到确诊。这位医生建议拿破仑加强体育锻炼并在开始时收到了显著的效果。然而好景不长,1820年,拿破仑的病情又开始恶化了。到了1821年3月,拿破仑已是病入膏肓,卧床不起了。

一开始,安托马尔基医生为拿破仑开了名叫“吐酒石”的药物,这是一种含有锑的催吐剂,当时的医生相信只要将病人体内的所有毒素排出体外,病人就能恢复健康。因此常用的治疗方法就是“泻术”或者通过催吐的“吐术”。

安托马尔基医生的处方作用,又从海军部队找来一位名叫阿奇博尔德·阿诺特的海军医生。这位医生开始认为拿破仑的病情不严重,后来又觉得拿破仑的生命岌岌可危。在咨询了两名英国同事之后,不顾安托马尔基的强烈反对,给拿破仑开出了大剂量的甘汞药物。1821年5月3日下午5点30分,拿破仑服用甘汞之后开始吐血,然后陷入昏迷,48小时之后他就死了。

甘汞这种药物,在当时这种药物的使用剂量为2到3谷,这位阿奇博尔德·阿诺特却一下子给拿破仑开出了10谷的用量。按照现在的说法,典型的过度治疗。拿破仑可能就是死于过度治疗了。

为什么又会被猜测为投毒谋杀,那就和“砷”这种剧毒元素密切相关了。不过这种质疑来自于20世纪50年代一位名叫斯滕·佛斯胡夫维德的瑞典牙医。斯滕·佛斯胡夫维德医生通过对拿破仑疾病相关资料的研究,并主观的结合拿破仑的贴身仆人路易·马尔尚的日记记录,他得出结论:拿破仑在死亡之前表现出了明显的慢性砷中毒的迹象。

斯滕·佛斯胡夫维德医生结论的最重要的依据便是:1840年,安葬于圣赫勒拿岛上的拿破仑被移葬到法国时,他的遗体保存完好的状态让人吃惊,这是拿破仑体内有砷的明显标志。

拿破仑是因患癌症而死,还是因为医生过量使用药物过度治疗而死?或者如斯滕·佛斯胡夫维德医生所说是中砷毒而亡呢?自然需要真实可靠的证据来证明。

佛斯胡夫维德医生自是一马当先。一开始,他居然想直接用拿破仑的遗体研究,但法国政府哪敢应允。后来,医生通过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获得了拿破仑的一根头发。这个头发正是拿破仑忠心耿耿的贴身仆人马尔尚在拿破仑死亡当天从其头上揪下来的。

砷通过出汗和皮脂腺分泌进入头发并与角质分子紧密结合在一起。如果拿破仑真的服用了砷,那么他的这根头发就会留下一个可以辨认的中毒记录。医生将这根头发送到格拉斯哥大学法医学实验室接受中子激活分析。经过严密的测试,得出结论:那根头发的砷含量为10ppm,几乎是那时公认的正常含量(0.8ppm)的13倍。

佛斯胡夫维德医生为这个发现激动不已,但他仍保持冷静。毕竟一根头发中含砷并不能证明有人故意下毒,而且砷也可能通过外部接触与头发结合,他还想证明砷是通过口服进入身体的。后来,他通过拿破仑另外一个贴身仆人让亚伯拉罕诺韦拉得到另外一跟头发。通过使用分段分析方法,实验室对拿破仑另外一根头发进行了三百多次测试,数据显示,这个记录了拿破仑6个月生活的头发其ppm数值差别之大简直让人难以置信:最低28ppm,最高51.2ppm。

根据这个结果,佛斯胡夫维德医生认为自己找到了拿破仑遭到长期故意投毒的不可辩驳的证据。1961年调查结果发布后,引起了巨大的轰动。

另外,研究小组通过检测一根取自于1815年的拿破仑的头发,也发现了异常的砷含量。于是,他们的处理一个必然的结论:英国人俘虏了拿破仑之后就开始有人对他下毒了。

佛斯胡夫维德医生的发布的调查报告虽然没有获得真正的认可,但他仍继续为“拿破仑被谋杀”一事继续奔波。1974年,佛斯胡夫维德医生与加拿大百万富翁本·魏德联手,继续传播他们的发现,并把营销手段运用于其中,使人们的关注焦点更集中于拿破仑死时的临床病例上。在他们合著的《圣赫勒拿岛上的谋杀》一书中更是断言:拿破仑身上曾经显示出34种已知砷中毒症状中的30种。

紧接着,他们还宣称已经找到了下毒之人——拿破仑在朗伍德宫的膳食总管夏尔—特里斯坦德·蒙托隆伯爵。通过分段分析结果与拿破仑日常生活记录进行时间对比并得出推理结论:只有蒙托隆在拿破仑头发砷含量高峰期都有机会接触到他。另外,他们还以蒙托隆虽然继承了拿破仑二百多万法郎的遗产,但依然在1829以破产告终这一事实来佐证蒙托隆伯爵通过从南非获得的自酿酒谋害拿破仑。

后来,佛斯胡夫维德和魏德进一步推理,蒙托隆早在1816年就开始对拿破仑下毒了,通过反复使用一定剂量的砷来逐渐破坏拿破仑身体的抵抗力。但这一19世纪经典的下毒手段需要很长时间的掩饰阶段才不会被人发现,蒙托隆就天然具备这种条件。

魏德还详细描述了这一过程:“拿破仑长期受到砷毒害之后,1821年3月,蒙托隆使用大剂量吐酒石破坏拿破仑的胃粘膜。在4月22日,又让拿破仑服用杏仁糖浆饮料来缓解极度的口渴。饮料中混有未碾碎的桃仁,其中含有少量氰化物,这些氰化物在5月3日与拿破仑服用的超大剂量的甘汞(氯化汞)产生化学反应呢,形成致命混合物最终结果了拿破仑的性命。”

佛斯胡夫维德和魏德的理论让很多人认为“拿破仑被蓄意谋杀”是真的,他们俩也因此财源广进,至少他们的书卖了数百万册。但是也有人对这一理论提出了质疑,这当然需要我们重新认识一下“砷”这个元素。

说“砷”这个学名有的人可能有点陌生,但如果说到“大郎,该喝药了”这个梗时,你一定会迅速反应过来。是的,“砷”就是我们俗称的“砒霜”,至于它们之间的科学区分,我们就不纠结了。

砷在地球上很常见,而且所有人的身体和头发中都含有砷。但头发中砷含量的“正常值”到底应该是多少,如今还是一件没有结论有争议的事。 佛斯胡夫维德和魏德引用的0.08ppm是否符合实际就很难界定了,是不是低得过分了。

有数据显示,墨西哥人头发中含砷量常见的是4ppm,在大西洋彼岸的格拉斯哥平均值则为3ppm,但一个身体完全健康的学生却测出了12ppm的含量。因此,只有比较同时代的同一人群,砷含量的测试才能得出在科学上站得住的结论。

拿破仑的头发分析第一次是10ppm,第二次却高达51.2ppm,因为无法得到1821年时圣赫勒拿岛上其他居民的砷含量数据,因此无法准确判断拿破仑是否真的符合砷中毒。另外,二次砷含量测试数值悬殊,在1960年的NAA测试到底有多精确?毕竟,这一技术在1960时并不完善,在分离溴、砷和锑等元素时很难掌握。

1980年代,多伦多大学使用“慢性子”核反应器对拿破仑另一根头发进行砷、溴和锑元素测试,发现砷含量仅为1.5ppm,远远低于慢性砷中毒的的含量,而锑的含量却高达6ppm。锑在19世纪的医药中使用非常普遍,根据这次测试结果,他们认为可能导致了1960年的高砷含量的检测结果。

1995年,美国联邦调查局也对拿破仑的头发进行了测试,结果是33.3ppm和16.8ppm。

针对这些数据,一度担任拿破仑助手的弗拉奥伯爵在1862年就进行了非常犀利的总结:在过去的20年中,我所见到的据称是拿破仑的头发是如此之多,以至于如果用它们织成地毯的话,可以将所有的地板都铺上了。

所以,所谓拿破仑头发中砷含量测试的数值过高这一结论无法真正证明拿破仑是被投毒谋害的。如果拿破仑不是死于谋害,也不是死于癌症,那么究竟是什么杀害了拿破仑呢?或许,1821年5月3日拿破仑服下的大剂量甘汞就是元凶。大量服用甘汞,家具了癌症所导致的出血,让拿破仑大帝一命呜呼。所以,不是英国人用毒药杀死了拿破仑,而是用糟糕的医术杀害了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