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移民大战”闹剧持续

9月20日,第77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在联合国总部拉开帷幕。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强调,反对美国政府将移民问题政治化,这一发言立即引起广泛关注。而近期,美国两党频繁拿移民问题说事儿,使得这场“移民大战”的火药味愈发浓烈。

2022年9月28日,传记片《金发梦露》即将在美国上映。然而,引起人们热议的并不是影片的表演尺度,而是作为美国偶像的玛丽莲梦露竟然由出生于古巴的黑头发演员扮演,这让一些信奉所谓传统价值观的美国人难以接受。

演员安娜德阿马斯:拍这部电影并不是为了让别人改变他们对我的看法。

而如今,美国频繁对古巴、委内瑞拉等拉美国家施压,仿佛是玛丽莲梦露所处的上个世纪60年代的翻版。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美帝国主义企图摧毁我们的家园并使其崩溃,拜登今天攻击了委内瑞拉、古巴和尼加拉瓜,在关于这三个国家的问题上撒谎。拜登对我们的国家撒了谎。

在本周的联合国大会发言上,拜登把美国国内恶化的“移民问题”归咎于古巴和委内瑞拉等“反美国家”。对此,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指出,移民被迫离开家园是美国制裁的结果。

委内瑞拉总统 马杜罗:委内瑞拉遭到(美国的)剥削、攻击和制裁,部分人口才决定移民。

20多年来,美国的制裁使委内瑞拉经济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由于拉美所处的独特地理位置,才引发了面向美国的“移民潮”。

今年7月,白宫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公开承认,美国协助策划了2019年委内瑞拉未遂政变。

白宫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我可以告诉你,在表面之下发生了很多事,反对派一直与马杜罗政府内部的大量海军将领和其他支持者保持联系。

联合国特别报告员阿莱娜杜汉直言,美国对委单方面制裁是出于政治动机,对委全体人民的生活产生严重影响,违反了国际法。

长长的移民队伍,也使人联想起2015年西方挑起叙利亚战争后,被迫前往欧洲的难民潮。而大量背井离乡的拉美移民,却遭到了屈辱对待。

9月15日上午,华盛顿特区。两辆大巴车停在了位于美国海军天文台的美国副总统官邸门口,从车上下来的全部是进入得克萨斯州的移民。

委内瑞拉移民莫拉莱斯:我在8月18日离开委内瑞拉。我穿过丛林,我在丛林里走了六天。这是一次艰难的经历,令人难忘,我看到很多人死在丛林里。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这批移民人数大约100人,其中百分之七八十来自委内瑞拉,还有的原籍是哥伦比亚、古巴、圭亚那、尼加拉瓜和巴拿马。

古巴移民佩尔多莫:我从古巴到尼加拉瓜,从尼加拉瓜到洪都拉斯,从洪都拉斯到危地马拉,从危地马拉到墨西哥,事情在墨西哥变得丑陋,任何可能发生在人类身上的不愉快都会发生在移民身上。

这些历尽艰险跨越美墨边境的移民,从2000多公里外的得州边境小城德尔里奥经过40多小时的车程来到华盛顿特区,最终却只能在副总统哈里斯官邸外的草坪和人行道上不知所措地徘徊,这究竟是为了什么,连他们自己也说不清楚。

古巴移民佩尔多莫:我(被集中)在得克萨斯州的移民中心,他们那天提供的目的地是华盛顿特区。我来华盛顿了,对吧?我能像其他人一样找到工作,也许能够获得成功。

移民们并不知道,自己成为了得州州长阿博特最新发动的“巴士攻势”的一部分。

得克萨斯州州长阿博特表示,“副总统哈里斯声称,我们的边境是‘安全’的并否认危机,我们将移民送到了她的后院”。

共和党人阿博特批评哈里斯,早在去年3月就在拜登授权下成为美国政府处理边境危机的负责人,却没有亲临边境地区了解移民越境的真实状况。

美国副总统哈里斯:边境是安全的,但我们也有一个破碎的移民系统,特别是过去四年(特朗普政府期间),在我们上台之前这需要被修复。

美国副总统哈里斯:我们有一个安全的边境,这对于任何国家都是优先事项,也包括我们的政府,但我们仍然在努力解决很多问题。

两党相互“甩锅”的结果就是“移民危机”。根据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数据,2022财年到目前为止,边境巡逻人员共报告了超过194万次越境活动,高于2021财年的173万次,和2020财年的约45.8万次,创下自1960年官方开始统计非法入境人数以来的最高纪录。

从数据图中可以看出,拜登政府执政以来,从美墨边境入境美国的移民人数,明显高于特朗普执政时期。

美国国土安全部的数据显示,2022财年截至目前已有748名移民在试图越境进入美国时身亡,高于2021财年的557人,刷新了遇难人数纪录。

就在9月初,还有9名移民在试图穿越得克萨斯州边境时,在格兰德河不幸溺水身亡。

美国白宫发言人皮埃尔:我们正在尽我们所能确保我们遵循已提出的流程,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动用了历史性的资金来做这件事,以确保——你知道——确保——确保非法越境者被驱逐。

2021年拜登政府上台以来,大幅调整了特朗普执政时期的移民政策,包括停建美国与墨西哥之间的边境墙,放宽对移民的限制等,但对“美国后院”国家的经济施压并没有改变。

9月16日凌晨,福克斯新闻的无人机在美墨边境地区拍摄到,在两个小时内,就有500多名移民在夜色掩护下越过边境,进入得州南部边境小镇伊格尔帕斯(Eagle Pass)。

根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获得的数据,如今在美墨边境,每天都有近8000名移民进入美国,这导致南部边境州的压力骤增,而这些边境州大多是共和党的地盘。

彭博社引述共和党领导人的说法称,是拜登政府的移民政策诱使这些移民企图越境进入美国。白宫则称移民是中南美洲和墨西哥糟糕的经济形势造成的。

近期,已有至少三名共和党州长将移民大量运送到其他州,以此表达对移民政策的不满,对政府施压。法国《快报》称,近几个月来,被“运送”的移民已有近万人。

29岁的阿莱霍斯(Lever Alejos),今年7月从得州被送到华盛顿的委内瑞拉移民之一,目前已经找到了工作,每周能赚六七百美元。

批评者认为,共和党州长不顾移民的个人诉求和人身安全,强行转运,把他们作为了“党争”的武器。

纽约移民联盟执行董事阿瓦德:上周五我们看到一名年轻女孩下车,她感觉不舒服,接受了紧急护理,结果发现她需要胰岛素,因为她患有糖尿病。星期天早上,有一个年轻人从大巴车上下来,因为胸痛需要治疗。我们看到移民被置于非常不人道的条件下。阿博特州长缺乏同理心、缺乏同情心、缺乏人性。

9月20日,共和党籍的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受到一家移民权益法律机构的诉讼,控告德桑蒂斯及其下属官员参与实施转运移民的“欺诈和歧视性计划”。

美国民权律师组织执行董事马德里加尔:在移民明显受伤的情况下运送他们,完全是剥夺他们的人权,简直是不人道的。

得克萨斯州贝克萨尔县警长萨拉查:我们正在就涉及来自委内瑞拉的48名移民的可疑活动展开调查。

据得克萨斯州贝克萨尔县警长萨拉查介绍,一名拉丁裔妇女在得州圣安东尼奥市的一个移民收容所里带有目的性地接触移民,将他们安置在附近的拉昆塔旅馆里,每天都会带着食物和礼物去看望他们,并承诺在华盛顿、纽约、费城和波士顿帮他们找工作,还提供三个月的住宿。就这样,这名妇女招募到48名来自委内瑞拉移民。

在旅馆住了两天后,这些移民被安排从得州乘飞机前往由德桑蒂斯担任州长的佛罗里达州,然后又以“虚假的借口”被空运至马萨诸塞州首府波士顿附近的马撒葡萄园岛。而部分被运送的移民表示,他们起初以为目的地是波士顿。

收容救助机构协调员贝尔卡斯特罗:所以,我们有一些委内瑞拉难民,他们到达了马撒葡萄园岛,没人知道他们会来。每个人都接受了新冠检测,都是阴性的。

马撒葡萄园岛是美国著名的富人岛,这里是许多政治家青睐的度假胜地。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多次来此度假,奥巴马夫妇在这里拥有一座价值1200万美元的豪宅。

据《纽约邮报》报道,移民们的突然到来让当地人措手不及,一度引发了岛上的混乱。有当地居民呼吁,奥巴马夫妇应该开放他们的豪宅,安置这些移民。

特朗普前顾问斯蒂芬米勒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光是奥巴马的大院,如果安装了小床、拖车和帐篷,就可以轻松容纳下数千名非法移民。

不过,岛上的一众名人始终保持沉默。随后,马萨诸塞州派出125名国民警卫队员,将所有移民带离马撒葡萄园岛,转移至科德角的一处军事基地。

根据官方说法,马撒葡萄园岛没有合适的房屋安置这些移民,然而英国《每日邮报》却在租房网站上看到,岛上仍有数十套普通住房可供出租。

讽刺的是,马撒葡萄园岛的居民在2020年美国大选时,多数都将票投给了拜登,岛上常见的标语牌上还写着:我们与移民在一起,与难民在一起。可当移民真的来到岛上时,马撒葡萄园岛却发出了“人道主义危机”声明。

对此,明尼苏达州共和党人安德鲁瓦格纳在社交媒体上嘲讽,整个岛上的居民即将拆除位于自家豪宅前的“欢迎所有人”的草坪标语。

亲的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则在社交媒体上援引了一名受访者的话,把运送移民一事比喻成“转移垃圾”,原本意在批评共和党,却引发美国网民的众怒,只好迅速删帖。

佛州州长德桑蒂斯则抓住时机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佛州不是一个庇护州,我们将很乐意提供便利,将非法移送到庇护辖区。”他还透露,佛州议会已经拨款1200万美元,用于把移出佛州。

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美国的每个社区都应该分担(移民)负担,而不应该全部落在少数几个红州身上。

记者:总统先生,德桑蒂斯看起来会将移民送到特拉华州,您对此有何评论或回应?

在这场美国两党的“移民大战”中,共和党支持者认为,既然政客赞成收留移民,那他们就应该在自己主政的地方安置移民,而不是“慷他人之慨”让移民滞留在边境州;而支持者则以“运送移民不人道”为理由,对共和党进行还击。

美国白宫发言人皮埃尔:(佛州)州长德桑蒂斯,(得州)州长阿博特,他们对移民们做了什么?他们把移民当作政治棋子,把他们当成是残忍的、有预谋的政治噱头中的工具。

据路透社报道,在11月的中期选举中,德桑蒂斯将竞选连任佛州州长,此外他还被视为2024年美国大选的潜在共和党竞选人。而在运送移民事件发生后,人呼吁对德桑蒂斯进行调查,称他可能涉嫌欺诈或人口贩运。

美国白宫发言人皮埃尔:这些脆弱的移民被误导了。他们被告知将要去往波士顿,还得到承诺在他们抵达后会得到帮助,会提供住所、避难所、福利等等,这都是墨西哥和危地马拉的人口走私者惯用的手段。

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这些人都是签约过的,他们不仅签署了表格,实际上还得到了一个包裹。那个包裹里有一张马撒葡萄园岛的地图,所以很明显,这就是他们要去的地方,事情就是这样,他们是自愿的。

移民向来是美国政治、社会中分歧最大的议题之一。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直言,距离选举还有7个礼拜,移民站上了政治舞台的中央。因此共和党人近期频频出招,希望在11月8日中期选举前提升并维持移民议题的热度。而也在努力稳固基本盘,两党之间的斗法不断升级。

9月23日,一个巨型木偶出现在纽约布鲁克林中产阶级聚集的湾脊区。它的名字叫“小阿迈勒”(Little Amal),原型是一名10岁的叙利亚难民。此前小阿迈勒还前往了广场、中央火车站和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等地标,将在纽约进行17天的展示活动,希望提高人们对移民的关注。

纽约市教育局戏剧总监艾弗里:小阿迈勒向世界传达的信息是,不要忘记我们(移民),还要想想我们要如何欢迎这些人(移民)。我们是一个国家,我们绝对是一个移民城市,重要的是别忘了我们从何而来。

小阿迈勒在纽约广受欢迎,然而真实移民的境遇却大为不同。据《华盛顿观察家报》称,自8月以来,得克萨斯州向纽约市运送了大约1500名移民,引起了纽约当地人的强烈反对。

纽约市移民事务专员曼纽尔卡斯特罗抱怨,移民的到来让纽约市本已不堪重负的公共服务系统雪上加霜。纽约市市长亚当斯甚至要求美国国防部出动国民警卫队予以应对。

纽约市市长亚当斯:这是(共和党)政治策略的一部分,我们必须明白,这是为了掩盖这两位州长一直以来参与的对人权的侵犯。

在纽约的委内瑞拉移民马尔多纳多:这就像是一场得州州长所在的政党(共和党)与拜登所在政党()之间的战争。

9月18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公布的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就登记选民希望谁在中期选举后控制国会这一问题而言,两党以46%比46%打成了平手。

在边境安全、经济和移民问题方面,共和党都占据了不小的优势,而则在堕胎问题、医疗保健、和教育等方面拥有优势。可以预见,两党都将会在各自的优势议题上继续展开竞选攻势,巩固基本盘。

大量保守选民基于白人文化价值观的焦虑重视移民问题,这一点在移民问题比较突出的边境州体现得尤为明显。

美国市场调研机构“民意战略”的民调专家比尔麦金塔夫直言,美国出现了一场关于边境安全的运动,而共和党人正在赢得这场运动。

打移民牌,是共和党屡试不爽的竞选策略。2014年美国中期选举的初选中,茶党新人戴维布莱特(David Brat)就曾经利用反移民议题打败了党内大佬埃里克坎托(Eric Cantor)。而立场强硬的移民政策也被认为是特朗普在2016年总统大选中获胜的重要因素之一。

而的移民政策主张有所不同。2020年美国大选期间,拜登团队发布的竞选纲领就大幅否定了特朗普的移民政策。除了重视移民红利、主张建立多元文化外,拜登政府的移民政策还基于务实的党派利益。

2020年大选中,拉美裔选民是除白人外最大的选民群体,他们将约59%的选民投票给拜登,而对特朗普的支持率仅为38%。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拉美裔选民对拜登的支持是其赢得2020年总统大选的关键。

拉美裔选民希望政府对移民持更开放的态度,而拜登政府的移民政策也投其所好,简化入籍手续、力推移民政策改革以求支持。

在分析人士看来,对拜登政府而言,若不推动移民改革法案,一旦令拉美裔选民失望,中期选举将丢失大量选票;而努力推动改革法案,即使失败,也可以把责任转嫁给共和党,指责其拒绝合作,使的移民改革与共和党的蓄意阻挠形成对比,以巩固拉美裔对的支持。

此外,2021年11月,拜登签署了1万亿美元基建法案,仅靠本国劳动力能否满足需求令人存疑。据《》报道,目前美国市场空出超过1000万个就业岗位,而相对于本国民众,移民群体更乐于从事一些低薪的工作。

另一方面,《》也注意到,在经济不景气的当下,部分美国人感受到大量移民群体带来的竞争压力。

而在边境的收容设施内,这些移民生存状况恶劣,被拘押的儿童只能拥挤地睡在地垫上。

得克萨斯州边境小镇伊格尔帕斯的消防部门近期还透露,因渡河越境溺亡的移民人数激增,导致当地的太平间和殡仪馆超出承载能力。

在墨西哥拉丁美洲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罗德里戈萨尔看来,墨美边境正在发生一场“人道主义危机”。

今年8月,亚利桑那州州长杜西颁布行政令,使用集装箱修补该州边境隔离墙的缺口,以阻止非法移民利用缺口入境。这被看作是对特朗普前政府修建边境墙政策的延续。然而两届政府,无论是修墙还是拆墙,都没能解决移民问题。

8月底、9月初,拜登和特朗普曾先后到访宾夕法尼亚州东北部小城威尔克斯-巴里(Wilkes-Barre),为中期选举各自党内的候选人拉票。拜登的集会主题是“让美国更加安全”,特朗普的则是“拯救美国”。

宾夕法尼亚州是美国政治选举中传统摇摆州,重要性毋庸置疑,而这也不免让人产生了美国2024年大选提前开锣的幻觉。“移民大战”也成为“总统竞选大战”的预热。

这场“移民大战”的政治闹剧,大有愈演愈烈之势。无论是还是共和党,最终的目标都是各自的党派利益与个人的政治资本。至于那些冒着生命危险来到美国的移民,只能被迫充当两党间踢来踢去的人道危机皮球,这也从侧面折射出美式治理之“乱”。

Leave a Comment